明秋

墙头多.
基本不活动,我发现写硬盘文有意思多了.
我软拟毕业了,这只是个视奸号,不会再更新东西了(最多会转载一些问卷资料啥的),请太太们不要回fo我,我会想哭的.

A Strange Dream

潜意识中的我也许对那件事有些许后悔,才会给自我制造这样的梦.
你和以前无异,会在香樟斑驳的树影下对我笑靥如花,会露出尖尖的虎牙,会放慢步伐耐心听我的期期艾艾.
但你和那时的你也不一样.你从始至终不曾说一句话,你只是笑着听我说话.甚至当我歇斯底里地问你“那件事已经发生了,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时,你都不曾开口,只是笑盈盈地看着我,不加掩饰的真诚目光让我脊背发凉.
风穿过青葱的嫩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一阵又一阵高低不平的声音组成来自自然的交响曲.水流从平台喷出又落回平台,淅淅沥沥地从台檐开始划出扭曲的痕迹,在台柱末端又融入地面的水渍,难舍难分.
你最终还是转身跑掉,虽然是笑着的.就像那件事最后的结局.小孔成像的圆形光斑在地上跳跃着,你就是踩着这些光芒离开了.我拎着东西站在原地,周围面孔模糊不清的同学三三两两地往前走.我在那时也还在顾虑着是否能赶上三十分的校车,避而不谈你的笑容的同时也不想再向前挪步,踏上你曾走过的路.
我在校车的引擎轰鸣响起之前醒来.
至少,我认为现在的自我并不对那件事感到遗憾与懊悔,不管潜意识的本我怎么想.
我不曾后悔.我想,我也不会后悔.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