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秋

墙头多.
基本不活动,我发现写硬盘文有意思多了.
我软拟毕业了,这只是个视奸号,不会再更新东西了(最多会转载一些问卷资料啥的),请太太们不要回fo我,我会想哭的.

有CP向慎点 依旧软拟 私设较多不清楚欢迎讨论

生贺#360xXP##3X##小学生文笔系列#

轻敲回车将邮件发送给上司后,他后仰让身体陷入皮质的椅背,思考着接下来的安排.今天不用再加班,完全可以骑车按时回家——没错骑车,开车一小时走几米就算不错了,而且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等红灯和换档上.
让他比较在意的是(事实上他关注这个问题一整天了而且工作心不在焉),XP早上问过自己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那时他摇头表示否定,刚刚清醒的大脑拒绝思考费功夫的问题.而XP只是微抿唇告诉他今晚可能的话按时下班,自己也会提早时间到家.他机械地吞咽白粥,喉咙里发出几个含混不清的音节算是应付.
XP看上去不太开心.但他那时候的思考能力接近于零,便也没注意这个显而易见的预兆.而在工作了一天以后的现在,他终于能好好思考这个代表些什么——也许是因为他记不起是什么日子,也许是因为他回答的音节太过简略.
但他现在也没记起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项.7月27日是重大节日?他完全没印象;恋爱的周年纪念?拜托,他们同居才几个月……好吧,现在只剩下生日这个选择了.
这时他才想到没有问对方生日是几月几号这一个该死的疏忽.他们一起逛过街牵过手亲吻过甚至上过床,他却对另一半的认知少得可怜.很早就认识对方却仅限于点头之交,今年开始的亲近与盾甲的推出也是出于工作安排.但谈恋爱却是双方都认可的决定——他承认决定中含有自己一时兴起的成分,但更多的是情投意合.于是这俩和普通的小情侣没啥两样地开始了没羞没躁的、整天黏黏糊糊腻在一起的同居生活,除了双方都是男人这一项.
算来算去同居少说也有几个月了,但他除了XP的开发代号和一些基本信息外,几乎是一无所知.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疏忽让360有点烦躁和自责,手指不自觉的敲击着木质办公桌桌面,声音清脆却足以在他的个人办公室内回荡.
XP故作玄虚的态度能让他猜到今天是什么日子.他揉揉自己的头发想着回去的时候买个蛋糕吧.
这时上司也给出了回信,明确表示准许他早点下班.他松了口气从办公椅上站起,收拾好自己的背包就走出了办公室,与擦肩而过的同事告别后离开大厦.在停车场的自行车棚下很容易地找到自己的车.
骑过很多遍的路又一次被橡胶车轮所辗压,依循记忆找到顺路的那家蛋糕店.XP和他说起过这家,他说这一家的蛋糕看上去很棒.所以他也停下车走了进去,让门口的冷气吹乱他的刘海.他拖着脚步走到蛋糕柜前挑选着,但在恋人喜欢的口味这一栏中他的答案是空白,也无从选起.
于是他买了最简单的奶油蛋糕,而这仅仅是因为不知道恋人喜欢什么水果或者糖果——现在意识到自己的男友力很低也许已经晚了,他低着头小声说就选这个,不需要更豪华的蛋糕了.服务员是一名年轻女性,动作轻巧温柔地帮他包装蛋糕.
「是家人过生日吗?」服务员这么问道.
他轻轻摇头表示否定:「是恋人.」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失望气息,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只在乎XP会不会因为不喜欢奶油生气,他无暇顾及更多的人.
「那么,需要多少蜡烛呢?」
「……有多少给我多少.」他差不多快习惯这种糟糕的感觉了,他没记住对方的年龄.
「好的.谢谢光临,请慢走.」服务员将装着蜡烛的塑料袋打好漂亮的蝴蝶结系在蛋糕盒上,把盒子递给他.
他说着谢谢接过了蛋糕,将纸币放在收银台上便离开了蛋糕店.冷气又一次吹乱了刘海,而镜片上起了白雾.他只是将蛋糕挂在车把上,以单脚支撑的姿势等待雾气散开到能够看清前方的程度.然后继续骑车.

到家时间比平时要早.他拎着蛋糕盒笨拙地单手从背包里摸钥匙,像一只马戏团里在鞭挞下刚学会起舞的黑熊.门锁却在一声轻响后开了,厚重的防盗门后是XP带有笑意的脸,对方接过他手里的蛋糕盒,表情有些惊讶有些莫名奇妙.他清清嗓子解释说,这是给你的Whistler.而对方歪歪脑袋表情更奇怪了,似乎猜到了什么却在强忍着笑意.
「你早上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现在想起来了.」他继续手忙脚乱地解释,不知不觉冷汗从掌心渗出来流入袖口,而对方只是眼含笑意地望着他,「是你的生日对吧?」
他看着XP噗得笑出声直到捂着肚子笑得发抖,意识到自己也许是猜错了.好了,他已经、差不多习惯这种感觉了,交白卷或者答错时的困窘与尴尬在他的心中激不起波澜.


XP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他的脸色在进一步崩溃之前对方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但无论怎么看都是僵硬得很的嘴角倒是让他愈发困惑起来.
那么,到底是什么日子呢.大脑早就宣告罢工,他想不起来.
……还能是什么呢,他又想,无非是小情侣之间值得纪念的日子,阴历阳历的节日,又或者是各自认识的人的生日……但他实在想不起来是谁的了,他的脑子早就被大大小小的数据塞满了.
XP的手指在他胡思乱想时抵上他的胸口,在心脏跳动的位置轻轻画了个圈.他歪歪头没明白.「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吗?」XP装作无奈地叹息,尔后又噗嗤地笑出声,「好歹对自己好点吧,我也没指望你记得我的生日.」XP耸耸肩转身将蛋糕放在桌上,又走进厨房去端他刚烤好的小甜饼.
……实际上是从来没记得过.他腹诽着,之前的生日一直是别人提醒自己才会嘟囔一句「祝我生日快乐」,听起来还不如咋咋呼呼要帮他举办派对的人有诚意——那个人是37、网易还是别的谁,也因记忆遭到时间的碾压而全无印象了.
「生日快乐……吗.」

--写不下去了的FIN--

每次写完一篇都想说好多废话[.
这次有CP……360xXP,盾甲组.小情侣的同居期.
我觉得3X中的360是个男友力低破表又很混球的家伙,莫名奇妙地就会让心情down到谷底的那种,工作无关的连个P都不记得,但意外的很会看空气——也是为了工作需要和微笑一起练习的吧.所以这个人除了工作大概什么都不会,连找人做情侣一开始也tm是工作需要.因为无论怎样都不是上司期望中的可以扳回十年前搜索败局的厉害人物,内心深处自卑泛滥(具体事件请自行百度问我也行).渴望被爱的小孩子.
XP就不一样了啊——小天使小天使,情商高性格温和,工作也不错只是最终无论怎样都会被淘汰.但他就是想开了,无论什么事都很拼尽全力,经营感情也很用心.站在男神的对立面的XP[笑
本来是写给男神的生贺,不知不觉又拖到年尾.觉得总不能烂尾就填了,结果还是烂尾……之后补的结尾和之前写的用两行空格隔开了,看得出语言不一样吗,虽然都是小学生文笔.
谢谢看完.

评论(1)